汀之_Gorgeous

一只教我html的人鱼~

今年夏天拍摄的一组毕业照

光影的美都留在了光阴的故事里

留声机:

crowd:

这首歌真的太太太太好听了

目前只在网易云找到过

连spofity都没搜到

貌似是在soundcloud发的

希望能红,不红也是天理不容了

12/02/2016,在香格里拉

因为心情不好老爸说那我们就出去玩玩吧,我开车,带上你,带上钱

从南昌坐飞机到昆明,下飞机的那一刻就觉得心里很堵,我以为是心情不好加旅途疲惫,就没说什么

深吸一口气,感受下来自祖国西南部的西北风吧~我当时这样想

第二三天才发现身体极度不适,本来就不太好的体质都打不住这突如其来汹涌澎湃的苦痛了,我在洱海边上吹着风,一边拒绝了老爸邀请我去健身房的提议。

直到第四天自驾到达香格里拉,老爸迟疑道:“你不会是高原反应吧?”

哎哟,我也愣了,还有这种操作呢?

连个后知后觉的人却又突然开心了,因为从小到大被说女儿像老爸,长相(主要是气质),性格,连走路的姿势,都感觉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这居然有个不一样——老爸云南工作生活了两三年,每天早上雷打不动的五公里,高原反应是什么他从来没care过。

开心开心啦,在普达措徒步十公里的我们回来还是笑嘻嘻。

哎呀香格里拉的香格里拉没房了,尴尬,开车走了半天没找到老爸中意的酒店(香格里拉很多都是单行道),最后看到一家天界神川,我爸勉为其难地停了车,“就他吧。”

不得不说云南真的很干燥啊,连开了两个加湿器都没点用。藏式酒店的天花板花花绿绿的,看的人眼晕脑热。

当然头晕脑热的人只是我一个而已,因为半夜高反猝不及防地加重了,高烧,说胡话,吓得喊了医生。

太痛苦的这个回忆,不想再提了,说起来就浑身发抖。

其实重点在后半夜,终于迷迷糊糊睡了两个小时然后成功在药物的作用下退烧的我,醒来就发现书桌挪到了我的床前,开着一盏小黄灯,桌子前飘着一个人影。

一只手不停的拿起笔在张纸上飞快的写着什么,因为还有一个转笔把笔尖转到反方向方便手指滑动手机的动作。这个动作我看了很久,看到又快睡过去,听到一句话。

“醒了?感觉好点没有?现在才四点,你再休息会吧。”

翻了个身,一秒入睡。

于是第二天,车里一堆氧气罐,一堆巧克力,一堆维生素水,还有包辣条。

写着写着突然想哭,写不下去了。我不是一个喜欢用文字表达感情的人,因为只喜欢看哈哈哈。

好听~

留声机:

另一个兔子洞:

今天来安利一个我认为迟早要火的小哥哥。网易只有这首单曲 暂时还没他的专辑,点击这里听Drowsy - Bane's World

第一次听到这张砖是今年还是去年夏天一个朋友推荐的,点进bandcamp一看发现画专辑封面的插画师居然是同学的朋友,感叹世界小缘分大。Bane's World是一个21岁男孩的一人卧室乐队,有着加州特有的慵懒迷幻(主要是懒),还有年轻人时兴的lofi美学,专辑每首歌都短小精悍无尿点,听感顺滑5星反馈。小哥哥很有魅力 长相也颇有点可爱版James Dean的感觉(YouTube MV)真是不怕别人可爱,就怕可爱的人还有才。

老家秋收,太婆婆正在收拾豆子

乡下人实诚,哪怕生活好了,也爱重点瓜果豆子辣椒玉米花生什么的

我拿着相机上阁楼外的天台的时候,太婆婆赶我下去玩

“油头猫给(gei 三声),快弟子哈戏,木欸(连读)来杨子。”

客家人可以试着读一读,是不是很有感觉,哈哈

机子很老了,五六年前爸爸送的第一台,这时候用来拍拍家人,正好,也别有意义。

本来想调调黑白什么的,蹭一蹭大师的风格,但是好像不太吉利,家里人还蛮讲这个的,就随意拉了拉饱和度,完美~

依旧是美如画的秦风秀娘

希望看到这只蠢萌的锦鲤的大家都能有满满一整天的好运气~

闲散集

突然想的一个玩意,实事随意记载而已,莫当真。

昨晚突然就梦到一个很好看的男孩子,天然的小卷毛,总是微笑的脸,爱穿橙白色的运动套装。
具体梦里是什么事都不记得了,早上起来,睁着半迷糊的眼看向天花板,迷迷糊糊中好像又是笑。

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是谁了,小学时期住在老师家,就是有这么一个初三的小哥哥,姓李,好看,爱笑,其余的都不记得了。
最后一次见面好像在我初三的时候,路上上学突然遇到,很欣喜地喊了一声,李XX!
他回过头,好像也没花时间辨认
“叫我什么?礼貌呢?”
“李xx哥哥!”

然后就被摸了摸头,“乖。”

所以他到底是认出我了来了吗?好像也不重要了。

人嘛,总是视觉系动物,从前不理解“一见杨过误终身”,现在想来,误终身倒是不至于,但一张好看的脸真的可以留在记忆中很久。
毕竟眼睛是心灵的窗户,征服你的眼球了,打开你的心灵怕也是不难了。

10.26/2017